晉城原創音樂聯盟

      《老歌不好找》:他死后黃磊再也沒有唱過歌,他們是現實版的伯牙子期,他們的友誼感人至深

      老歌不好找2021-07-22 15:50:18

      《老歌不好找》每晚11點播出,歡迎收聽!



      白天過后山上的夜晚格外的靜謐,人們的心底也開始平靜下來,幾個相識已久的老朋友圍坐在桌子旁邊,就著點熱酒,說起來那許多年前的“有情歲月”。


      謝娜拿過手機,播起了《年華似水》,手機里傳出黃磊年輕時的聲音,他說:我希望我得到的少一點再少一點,我也希望我的生命短一些再短一些。

      ??


      那年黃磊剛滿30歲,何炅說,年輕真好,連感悟人生都帶著沖勁兒,黃磊說那叫欲賦新詞強說愁

      如今,褪去當年的一身戾氣,人到中年的他帶著微微發福的身體說:平凡人生煙火氣,我希望我胖一點再胖一點。


      但當他提到陳志遠,話依然說的很平,語調卻變得很慢,他問何老師:你知道為什么我后來不再唱歌了嗎?寫這首歌的人已經死了,六年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叫陳志遠,以前我所有唱片的作曲編曲都是他弄的。高山流水覓知音,他死了我就不唱了。

      說起陳志遠,這個名字也許大家并不熟悉,但他的歌我們每個人都耳熟能詳:《酒干倘賣無》《水手》...太多經典的回憶


      他在臺灣被稱為“音樂怪博士”,大家愛死了他的音樂,卻很少有人懂他的人,黃磊是個特例


      他們的友誼始于《年華似水》這部電視劇,那是黃磊第一次當導演,陳志遠做整個電視劇的音樂。2002年初,在烏鎮,黃磊拍了一夜的戲,陳志遠等了一夜,早晨坐在二樓的餐廳,陳志遠把耳機遞給黃磊,按下PLAY鍵,這段旋律就永遠刻在了黃磊的心里


      黃磊說:當時可能是太累吧,也可能是音樂太好聽,我就哭了。然后,老師就低著頭沉默著。我當時不知道他是一個很害羞的人,我也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我們兩人會有十年的生死之交,忘年之交。


      陳志遠是個怪老頭,幾乎沒什么朋友,但他和黃磊是知音,是摯友,他們兩個經常講的都是跟音樂無關的,瞎聊天。他們聊:飽比較容易證明還是餓比較容易證明、男人更誠實還是女人更誠實。在外人看來,那些話無關緊要,毫無意義,但他們就是覺得有意思。

      黃磊是陳志遠太太咪咪姐唯一允許的外遇,他們可以喝著酒整夜整夜的聊天


      黃磊每次一去臺灣,小燕姐就會打趣說:趕緊通知那個老師啊,他的情人就要來了!他們倆好的人盡皆知。

      后來,黃磊做導演的每一部戲,陳志遠都是作曲。



      2011年3月8號,黃磊突然在微博中寫道:“許久沒有不是為了工作去一個人飛行,以前有過,為了愛情,今天是為了友誼。這樣的旅行是急切又不甘愿的,幻想著他身體無恙,愿這只是夢,可真實與夢境的差距又如此清楚。”


      彼時陳志遠重病在床,黃磊陪他度過了最后的時間,在他離開的那一刻,黃磊想著,唱歌這事兒就不唱了。


      陳志遠病逝的那一天,黃磊發了長微博,他說:我們有著許多生的緣,如今我不知所措,只有哭不出來的淚與痛。老師,我想念你,會天天想你。


      彌留之際,陳志遠寫完了那首:假如有一天我不在,樹在。2011年的12月,臺北舉辦了一場同名演唱會,來紀念陳志遠先生。


      演唱會上,黃磊沒有唱歌,他在臺上回憶往事,帶著笑容,可當《年華似水》的旋律響起,他背過身忍不住哽咽,他回想起陳志遠曾經問過他:你知道這個世界上誰是最有感情的人嗎?是我。只是因為我從來都不懂怎么表達,所以大家覺得我是怪人。


      黃磊卻說,老師是最懂表達的人,每一個音符都是他最生動的表達。


      他們說的話別人不懂,彼此卻樂在其中,后來在訪談里,有人問到黃磊怎么不做音樂了,黃磊笑著說:我至今還是豐華唱片的簽約歌手,每五年都續一回,但是不出唱片,就是歌手。我本來還想過十年之后再出一張,但是后來決定不唱了,因為陳志遠老師走了以后,我就不想再唱了。


      那個唱片公司,是他與陳志遠老師結誼的地方。


      黃磊在他寫給兩個女兒的書《我的肩膀,她們的翅膀》里面曾經提到過自己和陳志遠的友誼:


      “友誼,并不是一份必需品,沒有朋友固然悲哀,但一群狐朋狗友更糟糕。友誼也不是奢侈品,類似某些權利框架的裝飾物。友誼該是一份收藏品,這收藏不是來自收藏品本身,而是由你的認同和喜愛所決定的。

      友誼,是我們生活中的支架,有些看得見,有些在心底。

      再說兩句陳伯伯,我與他的友誼是一生的友誼。相逢時我們會話題不斷,平日里,忙碌中,我們是對方的一份支撐。我們會相信這世上還有人和你一樣在思考,找尋到這樣的朋友最重要,無論彼此身處何方,你都將不畏懼,不慌忙。

      他過世后,他的遺孀咪咪阿姨將他常年架在臉上的近視鏡送給了我,至今我都將它放在書桌抽屜里,并且很少去碰它,這是我的友誼觀,我想與你們分享。”

      在這期主題為“有情歲月”的蘑菇屋里,黃磊做了香菇雞湯


      他回憶起陳志遠的時候曾經說過:

      通常的樣子老師是應該在家里坐在桌前,面前放了一瓶茅臺酒,然后老師通常在思考。然后咪咪姐在廚房做香菇燉雞湯,然后老師就會叫 “咪咪你來一下” ,然后咪咪姐就來了。然后老師就說:“請問茅臺酒為什么要配香菇雞湯?”咪咪姐就說:“因為這樣喝起來比較好喝,而且很暖 。”老師就說 :“錯。”咪咪姐就說:“好,我錯了。”然后老師就問:“你知道你為什么錯了嗎?”然后咪咪姐說:“因為我錯了,所以我錯了。”然后咪咪姐繼續回去煲她的雞湯,老師繼續他漫長而深刻的思考。

      這才恍然明白了他做香菇雞湯的含義,原來有些人就是這樣刻在心底,那些瑣碎的片段不需要刻意提起,卻永遠也不會忘記。


      這世上最幸運的事就是茫茫人海可以找到知音,從此我沒說的你都能懂,但這世上最痛苦的就是失去知音,失去那個可以對話的人


      當他怔怔的說出那句:高山流水覓知音,故人逝去,音難起。所有人都淚流滿面。


      在黃磊的微博搜索陳志遠,9個結果,不固定的時間,想起來就會寫一段懷念


      即使如今的黃磊說自己是平凡人生煙火氣,但他和陳志遠早已把友誼做成了詩,讓伯牙子期真實的存在這世間。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