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城原創音樂聯盟

      Winamp的悲歌:看最優秀的MP3播放器是如何自取滅亡的

      黑膠唱片2021-03-25 09:45:22

      編者按:在上個月(11月21日)科技網站TechCrunch報道了Winamp將于12月20日關閉的新聞。這篇文章寫于2012年6月,在那時的Winamp也已經氣數不多,美國知名科技博客媒體Ars Technica的資深編輯Crus Farivar的文章可以讓大家一窺曾經輝煌一時的音樂播放器Winamp的興衰史。誠然,Winamp也已經無法第二春,在幾天之后它將正式停止服務與提供下載;詭異的是在12月13號,Winamp更新了其5.66版最新的Build 3516版,Winamp團隊在其正式關閉前盡力修改了最后的幾個bug。

      MP3格式音樂對于互聯網來說是如此的自然而然,以致于人們難以想象在高音質壓縮音樂出現之前到底是怎樣一個時代。但這樣的時代確實存在——甚至在MP3成為主流之后,整理,挑選,播放自己的音樂集依然是一件用戶體驗十分糟糕的事。

      打開Winamp,可換膚,自定義MP3播放器確實“狠狠地抽了駱駝的屁股”(Winamp取自“whips the llama's ass)。在1990年末期,每一個音樂狂熱份子都有一份Winamp;這個抽打駱駝的品牌推向全球,并很快獲得了大額資金的并購。最出名的收購案要屬AOL在1999年6月以8000萬到1億的價格收購了Winamp,也就在此時,“抽駱駝”迅速失去了他的創新優勢。

      現在,Winamp的15周年紀念日已經來臨,但是喝彩聲寥寥。這聽上去好像是互聯網已經遺忘了一個有著奇怪口號的行業開創者,而這個企業在當時一度被認為是革新電子音樂的先驅。Winamp確實是有過這樣的機會。

      “如果不是因為AOL收購Winamp后立即采取了幾項不妥的經營策略,Winamp早就已經處于和iTunes一樣的地位了。”Rob Lord,Winamp的首任總經理,元老級的員工,這樣告訴記者。

      Justin Frankel,Winamp的首席開發工程師,似乎接受了BetaNews邀約的采訪。(他拒絕了接受本篇文章的采訪)“我一直希望他們能夠覺悟過來,認識到他們正在扼殺著Winamp,應該尋找更好的方法,不過AOL似乎一直受制于內部的政治因素,遲遲未能完成任何事情。”他說道。

      自Nullsoft不再對傳統公司感興趣后,問題開始浮現。例如,收購完成一年后的2000年,Frankel推出了(而且是開源的)Gnutella,一個看似不經意的點對點文件分享協議軟件,很容易看出對AOL在弗吉尼亞杜勒斯的總部的大佬們造成了威懾。

      早在2004年之始,滾石雜志就給Nullsoft的創始人冠以世界最危險的極客之名——但像AOL這樣的公司顯然不適合危險的極客。同一年,Frankel辭職了,在他的個人網頁上寫了幾行,隨后又刪掉:“就我來說,編程是一種自我表達。公司操控了我最能表達自己的方式。作為個人來說,這令人無法接受,所以我只能離開。”

      現在,Winamp仍在持續更新;AOL在2010年推出了他的首個安卓版本并在2011年推出了他的MAC版本。令人驚奇的是,這么多年過去了,AOL仍然在網站上和在項目上獲得了不少利潤——盡管公司不愿公布官方數據,前任Winamp員工透露,公司每年大概能營收6百萬美元。而且Winamp依然在全球有著龐大的用戶群,其中一小部分居住在美國。

      然而,傳聞中提及這個應用的歷史,無論好壞,都已經從Winamp的官網上被移除了——上面只有一片大的空白頁。(讀者指出,雖然歷史頁被移除了,但是指向畢業生的鏈接還是可以鏈接到主頁的)。所以說Winamp是如何浪費了自己優于其他互聯網音樂公司的先發優勢的?以下就是為什么。

      AOL在2010年推出了Winamp的首個安卓版本


      在“沙漠”之外

      像大多數公司一樣,Winamp公司為解決“疼痛問題”而生。這個問題對吧?20年前,整合和播放壓縮音樂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因為這種格式的音樂方興未艾。德國科研人員在MP3出現之前,于1994年6月發布了他們的首個編碼器,但在接下來的3年里,分享和搜尋音樂文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正如Frankel在2008年告訴Digital Tools博客一樣,他總是想編出“我想要的軟件”。Winamp為創造一種更好地在電腦上享受音樂的方式而努力著。這不是第一款MP3播放器,但是在它之前的播放器都太糟糕了。”

      在Winamp之前,Windows Media Player和Realplayer都沒有太多的有價值的東西。在90年代中期,沒有一家公司能夠比Winamp的基礎功能和曲目列表做得更好,比它的可視化界面和自定義皮膚更完善,比它的穩定和高效的程序更加優秀。乃至今天,Winamp的Mac版本客戶端安裝包只有4.2MB,相比較之下,iTunes Mac的安裝包高達170MB.

      Windows的高級多媒體播放器在1997年4月21日問世。次年,自母公司Nullsoft合并后,Winamp成為了價值10美元的共享軟件。不過沒有人會為共享軟件付費,對吧?錯!

      “沒有人出現損失(如果你沒有付費的話),沒有一項功能特性遭到泄露,”Rob Lord這樣告訴Ars。“在這一年我們被并購之前,我們每月進賬10萬美元,通過10美元的支票——郵件支票!”

      在那時,當Lord還是一個在圣克魯茲的加你福利亞大學就讀的學生時,他早已打響了自己名聲的第一炮:聯合創建(最近恢復運營)互聯網地下音樂檔案館,世界首家在線音樂資源庫。現在,Rob Lord打理自己的初創公司,Sherpa.io,這家公司坐落于孵化室——三藩市南方市場的一個共用工作室,離Twitter的原公司地址只有5分鐘的路程,毗鄰著技術媒體公司。開發者和企業家在南方公園的陽光下緊密相依,旁邊不遠處有著室外的美食家級別的奶酪烤架,墨西哥玉米餅以及標榜極品乳蛋餅的法國餐廳。簡單來說,這里遠離亞利桑那州,遠離塞多納,Frankel的故鄉,Nullsoft的誕生地。

      在孵化室會客廳的沙發上,Lord穿著T恤短褲,蹬著涼鞋,向我娓娓道來他自1999年5月開始在Nullsoft擔任的角色。

      “我的頭銜是在線策略主任,盡管我們對此不甚了解,”他說,“這關乎一系列的策略制定,除了軟件編程本身。Justin是唯一的編程人員,也是唯一能接觸源代碼庫的人員。我負責的是商業層面的產品特性——我開始著手讓網站實行商業化。”

      Lord的工作就是搞清楚如何讓公司賺錢。像許多90年代的初創公司一樣,這份工作涉及到廣告宣傳以及和其他初創企業的業務來往。就快21歲的Lord從加利福尼亞搬去和18歲的Frankel合伙,Frankel當時還和自己擔任公司顧問和財務總監的父親在亞利桑那的塞納多一起住。這個在亞利桑那沙漠的1萬人社區每年都吸引了百萬游客觀光,幾十年來,這里是人們觀光和陶冶性情的好地方。

      “你會產生很強的個人主義和堅忍不拔的心態,而Frankel正是出生于這樣的環境,”Lord說道。作出商業決定的時候,塞納多精神起到了作用;Lord回想起那時候信息不足,做商業決定舉棋不定。“我們只是放手做,讓上帝來決定,”他復述Frankel的話。“我覺得這說明了我們的行事方式——事出皆有因。”

      Winamp 首任經理Rob Lord


      尋找買家

      上帝讓Winamp不同凡響。在Lord為Nullsoft工作的頭兩年,Winamp的用戶量從1500萬翻了四倍到6000萬——收購隨之而來。“會議一直沒有停下來過,”Lord回憶道。

      沒有公司會直接提出并購議案,不過他們會試探性地問“你們有未來計劃嗎?”不久之后,高達1億的并購估價讓人難以抗拒。

      1999年6月,Nullsoft和Spinner一起被并購(兩家從這宗交易中各得4億美元),Spinner是一個在三藩市的初創流媒體播放器公司。Justin的父親Charles Frankel在AOL的并購中獲得了第二大的份額,在當時獲得1500萬美元的股權。而Frankel自己也獲得了AOL價值6000萬美元的股份。

      Lord現在把Nullsoft當時的舉動稱作“傻到極致”,在AOL和時代華納發布并購消息前不到1年時間內,AOL把兩項重要資產并入了Spinner,一間在教會區阿拉巴馬街由倉庫改建的辦公室公司。事實上,這項并購議案隨后被認為是不合潮流的。向三藩市的搬遷確實給小小的Nullsoft帶來了新的發展空間。“我感覺到和以前在塞納多的小環境比起來,新址脫離了Frankel的小小臥室,能夠和他父親在辦公室里談生意了,讓我們走到了一起。”Lord說道。

      參與到這單并購的所有人都希望AOL能夠帶來大事情。“對AOL的關注點都在于它能夠在音樂上大有作為,引領MTV潮流——這在90年代的確不容小覷,”Fred McIntyre上個月這樣告訴Ars。1998年McIntyre走馬上任Spinner的副主席,為Winamp工作直到2004年,并一直留在AOL。2007年,他又回到了Winamp。

      “總的來說,Spinner創造了服務,創立了完善的管理模式,”McIntyre補充道。“Winamp創造了一個能夠有效收集用戶采納的產品和平臺。”

      “AOL,沒有向我們任何一方知會,就收購了我們,”Josh Felser回憶道。Felser自1997年末到1999年中期,一直擔任Spinner的聯合創始人和主席,隨后成為了管理了兩個單位的AOL副主席。現在,他是一位Freestyle投資行的風投.“他們讓我們走到了一起,我管理兩個公司。顯然我們的文化有差異,不過我們并不會發生沖撞。”

      剛開始的時候,Winamp自鳴得意。“Winamp的官網在90年代末期有過百萬的網頁瀏覽量,”McIntyre說道。“我們通過網站發廣告。這是一門大有錢賺的生意——不是色情業,僅僅是利潤可觀的生意而已。”

      不過問題接踵而來。

      文化沖突

      前任雇員說,在Spinner和Nullsoft之間有著一道文化的代溝。更糟的是,因為他們同時并購,常常搞不清楚到底是誰在管著誰。只有4名員工的Nullsoft被早就在波特雷羅山的倉庫工作的Spinner員工所圍繞。當Nullsoft來到的時候,對方的員工早就在倉庫的大空地上鋪上了一塊大的防水布,安扎好大本營了。

      尷尬于文化沖突,一位自信的Nullsoft的員工讓Lord和Frankel來掌舵并管理幾位前度并購的員工,其中包括Chamath Palihapitiya來從事產品和商務開發。7年后,Palihapitiya去Facebook擔任總裁,到金州勇士隊做合伙人。去年,紐約時報贊譽他為“最特立獨行的風投”。

      “第一天,我走進了辦公室——正中間有一塊很大的防水布,”他和Ars的記者在采訪中回憶道。

      “我們在波特雷羅山有一座改裝的血汗工廠。這里光線充足——玻璃天花板翹起,以便讓空氣和陽光進入,不過這實在是太刺眼了。Nullsoft的人有這塊防水布,所以對他們來說很陰暗。我很想知道:這塊布到底怎么了?”

      Palihapitiya,家庭來自斯里蘭卡的加拿大人,在滑鐵盧大學學習電子工程;畢業后,他在伯恩斯的利時證券公司的利率衍生產品部工作,這是一家加拿大的投資公司。不過在加拿大的金融前沿工作了一年后,他感到了厭倦,并想在“有趣的公司進行供職”。

      “我去應聘Winamp,eBay,Google,全被拒絕,除了Winamp,”他說道。“我有著很好的技術底子。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雇傭我。我并沒有很多實踐技能。看上去,這是一件厲害的公司。老實說,我知道的不多,不過我覺得這些家伙無畏一切地前進,我想,這應該是我的一次正確的選擇。”

      盡管缺乏系統的商業訓練,Frankel,Lord,Steve Gedikian(現在是蘋果的高級經理),還有Lan Rogers(Topspin的現任總裁)把Winamp管理得蒸蒸日上。

      不過和Spinner的摩擦帶來的問題遠不止一張防水布。早期的問題是自AOL的一個決定之后和他的兄弟公司產生的。AOL的管理層認為,盡管Nullsoft有著龐大的用戶群,但是Spinner是一間有著更加傳統的企業領導的成熟公司。因此,Spinner被給予了對于兩個單位的行政和財務掌控。

      “預算的控制上面產生了沖突。Lord對于Spinner能夠掌權以及Winamp比Spinner大,卻不能掌控財權感到很憤怒,”Josh Felser向Ars坦言道。

      “Winamp從1999年的1500萬用戶到2001年6000萬用戶,”Lord說道。“這很不合理,我們和Spinner在同一辦公室,他們有40到60人,我們只有4個。我們把用戶群翻到了4倍,我們的增長速度更加快。這是一個詭異的狀況。我們在自食其力。”

      1998年McIntyre走馬上任Spinner的副主席,為Winamp工作直到2004年,并一直留在AOL。2007年,他又回到了Winamp。

      “它本可以成為Pandora的”

      一方面,Nullsoft在Spinner里當二把手,而其他在AOL的交互式財產部門(包括ICQ,MapQuest和其它)集體為傳統有效的賺錢部門:“在線服務”甘當小弟。

      根據AOL在2000年6月30日向證券交易委員會公開的財務數據中,它的互聯網接入式服務有2320萬用戶,而Winamp則有2500萬用戶。在當時,這項業務賺取了大量的美金,AOL還想不斷提升這項服務來盡可能地繼續吸金。

      其中有一個公司在2000年作出的決定特別糟糕,當時Palihapitiya和McIntyre正在擬定一份關于AOL第一個訂閱式音樂服務。不過這個主意沒有實施,直到2003年,自Rhapsody在2001年發布了自己的音樂訂閱服務兩年后,才冠以MusicNet品牌名發布。

      “AOL虔誠地認為,我們必須要在AOL已有的服務營收框架下進行營利,”他說道,相比較之下,雅虎作出了一個糟糕的決定,那就是強迫Flickr的用戶用雅虎的ID來登錄照片分享服務平臺。這也指出了Winamp的一個更大的問題以及在AOL內部的Winamp文化——它的主要用戶群為音樂粉絲,極客還有那些關心自己MP3里頭的音樂是什么比特率的人——換句話說,在2000年早期,Winamp的用戶對于作為一個公司的AOL感到十分不滿(或者說因為AOL的促銷CD而感到不爽)。

      “假如AOL沒有強迫用戶在安裝Winamp的時候附帶裝上Netscape或者AOL或者其他什么東西,那么Winamp會有更大的US用戶群,“McIntyre總結道。

      Jascha Frankel Hodge一開始擔任Spinner的工程師,隨后在2003年成為了軟件開發部的主任。接著,他聯合創建了Blue State Digital,一間為奧巴馬2008年社會媒體策略進行策劃的公司。

      “當你在想2000年早期的時候AOL有什么東西,”他這樣告訴Ars,“他們唯一缺乏的東西正是今天我們媒體機構認為十分重要的硬件設備。他們有著最好的播放軟件,而且理論上,盡然不是在實踐上,時代華納的資源庫能夠成為流媒體的先驅。加上廣播服務,他集齊了所有的要素。AOL本能成為Spotify,本能成為Pandora.”

      不過事實并不如此,他只是AOL。因此,盡管有著核心極客,音樂粉絲和百萬Winamp用戶的簇擁,AOL的主要策略還是側重把用戶引導到服務本身,忽略了或者邊緣化了其他賺錢的手段。隨著時間流逝,在線服務和Winamp都停滯不前。(今天,AOL只有330萬的用戶)。

      McIntyre坦率地歸納了問題的癥結所在。“在2002年到2007年之間,Winamp是AOL的一項價值非凡的資產,不過,AOL跟本不懂怎么用好它!”

      交替的歷史

      另一個問題,當然了,就是在2001年末,第一部iPod問世了。隨著喬布斯完美出演產品發布會,市面的其他MP3播放器都被比下去了。到2003年為止,蘋果公司賣出了一百萬臺iPod,運營著iTunes音樂商店。

      “蘋果公司徹底地壟斷和壓榨了其他企業的生存空間,”Frankel補充道。“我覺得他創造了一個舞臺——那在2002年底在美國的2600萬的AOL用戶,都只是蘋果iPod的初步用戶群基礎。他們是一群知道為什么電子音樂是一件更加優越的消費品。他們創造了門,我們只是指著他們走向蘋果的路。”

      其他前任員工也同意這個說法,并責備Winamp對于AOL無法利用好自己的用戶群遲遲不提出異議。

      “AOL是我見過的比任何一家公司都要能否認進步的公司,”Palihapitiya,Winamp早期商業開發部領導說道,“這些官僚把每一個決定都看成是政治決定。好主意也會半路夭折。”

      盡管MusicNet花了些時間來起步,限制式音樂下載服務一開始就在自毀前程——就是,在iTunes在2003年和2004年進行起飛的時候。如果Winamp,Spinner和AOL作出不同的選擇,那么電子音樂的歷史將大有不同。

      “執行力是無可替代的,”Palihapitiya總結道。“我覺得大多數并購都在發生的事情就是:收購方嘗試去對被收購方施加過多的控制。東家壓制著年輕公司。其中有些公司還意圖不良。不過這也是大多數并購為什么會失敗告終。在這個案例里面,這是正確的。如果收購了Nullsoft,并且讓他獨立運營,那么他會做得更好嗎?可能吧。”

      同一時間,因精簡快捷而聞名的核心應用程序正在蒙難。2002年8月,Winamp的第三代版本發布了(Nullsoft此時有15名員工),并且被進行了再設計。部分用戶覺得它太臃腫;很多人甚至轉而去使用舊版本。到2003年止,iTunes和iPod一路高歌,而Winamp卻在苦苦掙扎。

      WASTE

      但是Frankel,Winamp和Gnutella的創始人,并沒有停止過發表自己的意見。不幸的是,他的想法都讓AOL十分抓狂。

      當唱片工業協會正在準備起訴Gnutella的用戶時,Frankel正在不斷地頂撞在弗吉尼亞杜勒斯的AOL總部的頭兒們,努力著要掙脫AOL橫跨大洋的對Nullsoft和自己的控制。除了他在2000年9月發布的Gnutella之外,Frankel編寫了一個能夠攔截AOL即時通訊軟件廣告的程序。此后,總部的高層告訴他不要未經許可就攔截程序。

      “AOL不應該干坐著不做事,盡其所能地失去自己的訂閱者群,”他在2004年1月13日當期的滾石雜志上這樣說道。“我的意思是,我是公司的股東。我想他們進行創新。我想他們做對世界有益的事情,保持自己的企業良知。”

      這場爭論在2003年的5月中旬達到了白熱化,當時Frankel在Nullsoft的四周年并購紀念日上發布了WASTE,一款加密的,只接受內部邀請的文件共享和聊天軟件。不出意外地,AOL在24小時之內終止了這項業務。

      Frankel在2004年的滾石雜志上這樣描述了當時的緊張局勢:“我們想盡辦法去和AOL進行斗爭,”他說道。當公司堅持要在Winamp安裝過程中顯示AOL的商標時,Frankel震怒到極點。“我想說,看,我們的用戶不想用AOL!”他說。“他們覺得AOL很渣!”

      Frankel同意留下來直到看到Winamp5的發布;這個產品在2003年12月發布,他就在1月份辭職。一年之內,Gedikian辭職了,AOL把Nullsoft關閉了,把剩下的開發部的員工轉移到了杜勒斯。同時,Slate為最后一間“特立獨行的技術公司”的倒閉而表示哀悼。

      岌岌可危的Winamp

      可能故事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Winamp并沒有在2004年的那個時候死去。接下來的3年里,軟件一直停滯不前——不再更新版本。

      Ben London,AOL的高級技術經理,在2004年8月在杜勒斯走馬上任Winamp。他承認AOL變換不定的公司策略阻礙了自己的發展。

      “再也沒有長期投資的容限度,”他告訴Ars,“我們制定了一份為期6月的線路圖,然后急速發展,重組成為一個全新的團體,接著新的司機會讓我們關注產品的不同方面。”

      但是Winamp依舊在前進。2007年,Winamp的10周年紀念版終于發布了,Winamp在后Frankel時代走到了巔峰。根據London所說,此時Winamp有著9000萬的活躍用戶群。

      “Winamp沒有商業員工,”Sam Weber,一個最后在2006年成為Winamp商業開發部主任,在2007年到2008年間成為總主任的資深AOL經理說道,“Ben London手下管理著五名開發人員,這些員工維護著shoutcast網,Winamp官網和相關客戶。”

      Weber告訴Ars他和他的團隊發現了Winamp的一些令人驚奇的地方。盡管在美國用戶數量最終跌倒了一個足以忽略的地步,但是國際市場卻完全是另一個光景。

      “如果你有5000萬的全球用戶,其中90%在美國之外,并且你在哥倫比亞特區有一個6人團隊,你會怎么做?”Weber在思考。當團隊再細致考察發現,Winamp有500萬土耳其用戶,200萬巴西用戶。

      Winamp團隊想構建一個新的商業計劃,盤算著能不能附帶一個下載服務,流媒體服務或者僅僅只是在安裝時植入廣告。

      “我想我們正在逐步嘗試通過重新發布產品,更新軟件版本,優化用戶界面,編碼器和內在技術,讓shoutcast網站更加友好易用,來讓整個用戶社區復活,”他補充道。“我們正在培養網站的付費用戶,更重要的是,我們把網站譯成了多種語言。”

      總的來說,新的Winamp技術團隊開始搞明白AOL早該想到的做法。

      “首先,不要毀掉好東西,”Weber說道。“不要把他當成是宣傳AOL品牌的工具。應該把它完善得更加貼合用戶。”

      因此,Winamp5.5一開始添加了德語,波蘭語,俄羅斯語以及法語的語言支持。但更重要的是,公司開始搞明白了如何從免費模式中從用戶手中實現營利。

      “你要發布產品的額外版本,”Weber說道。“你實行了免費模式,當用戶群足夠大的時候,假如你能得到1%的付費用戶,你就能建立一個真正的商業模式。”

      最近,Winamp專業版售價20美元,乘以成千上百的付費用戶,創造了百萬美元的收入。另一種營收的方式就是直接在Winamp的官網上發布廣告,加上網站幾百萬月瀏覽量,要賺美金妥妥的。

      但是有更好的賺錢方式:把Winamp內嵌在瀏覽器欄上。如Weber解釋一樣,這會“賺到更多的錢——搜索比頁面廣告更加賺錢。”

      “Googel和AOL有搜索業務來往,所以我們是分散式內容廣告,用品牌來說,就是Winamp的內容廣告,”他解釋道。“現在你每天都得處理過百萬的質疑,所以我們會開發電子音樂。每當人們搜索的時候,你就能從中分得一杯羹。對初創企業來說,這是實在的盈利。如果模型自我之后就沒有改變過,那就是大用戶群的廣告投放。”

      第二春來臨?

      自建立公司15年后,所有Winamp的原駐員工都已經離開了(大部分都去了硅谷的其他地方另謀高就),沒有了Frankel的Winamp存活得更長了。他的用戶量因為Rdio,Spotify和Pandora的存在而持續停滯不前——更不用說iTunes,去年賣了150億的歌曲。

      但是Geno Yoham,Winamp自2008年10月的總監,爭辯道Winamp將繼續做好媒體播放器,尤其是專注于蘋果沒有聚焦的新興市場。

      “iTunes是老大,我們是老二,”他說。“Winamp的價值非凡,媒體播放器才是我們的王道。”

      Winamp說目前全球有大約3000萬的用戶,在美國少于100萬的用戶。公司也在專攻特定化平臺。Winamp報告顯示,自安卓版的客戶端在2010年10月發布以來,已經有1900萬的安裝量。Winamp能夠東山再起嗎?

      “我們正考慮再次并購Winamp,”Josh Felser,Spinner前任總裁,現任風投,表示他和其他投資者曾嘗試在2003年從AOL手中買走Winamp。他仍然想著Winamp,還有那個增長的社區,相信有人會為這個商業潛力股投資。

      “Winamp在社交音樂方面已經開始有作為了,”他說,順帶對Facebook的音樂分享功能表示鄙視。“這全憑聽眾聽的內容。這并不妥。”

      “Winamp有一個定位清晰,言辭犀利的高技術社區,而且這是一個對多數人來說價值重大的社區。這是一個難懂的宏大命題。我們應該如何設計針對性的產品功能?我不知道。我們最好應該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但是,他也承認道,關于AOL的可行性收購計劃,對方目前并沒有重大的舉措。

      “盡管用這個基礎(現成的社區和歷史)來重新開始令人激動不已,”他笑了一下,“我從未在這個問題思考超過5分鐘。”

      轉載文章http://musicianguide.cn./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