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音樂動態 >如果現在的我們回頭聽原來的歌

      如果現在的我們回頭聽原來的歌

      • 發布時間:2021-05-02 13:43:17
      • 作者:Clara酒吧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

      我以為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

      然而橫沖直撞 被誤解被騙?

      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總有殘缺

      小學的時候,我爸的抽屜里有幾個筆記本,就是那種紙質粗糙然后封面上是色彩鮮明的人物照片的a4筆記本,那時候的人喜歡用鋼筆寫字,于是翻開內頁是逐漸掉色的淺淺的鋼筆印跡寫的文字,合上本子,封面人物的旁邊還用很非主流的文字寫著一個人名,孫燕姿。

      那是我第一次認識燕姿,那一刻還沒有想到她的歌會陪伴我那么多年。

      初中的時候我擁有了一個復讀機,那個本應該用來聽磁帶的學習工具,更多的被我拿來聽音樂磁帶,忘了有多少個夜晚,忘記關掉的耳機里不斷傳來孫燕姿獨特的聲線和每一句成長的收獲。

      高中的手機還是半智能的,存儲空間遠遠沒有現在的這么大,擴展內存只有靠內存卡,但是好死不死的內存卡還會經常壞掉,于是中午下課偷偷跑去網吧重新下載歌曲,《遇見》總是歌單里排名第一的一首。

      KTV最拿手的是《當冬夜漸暖》,高考之前和同桌互相鼓勵的是《尚好的青春》的歌詞,聽到會忍不住扭動的是《神奇》,學校廣播站放出《我懷念的》時也會在晚自習之前的課間倚著欄桿吹著涼風偷偷瞄向班里暗戀的男孩子......

      不知不覺,燕姿的歌陪我們走過了這么多年。

      • 孫燕姿(Stefanie Sun),1978年7月23日出生于新加坡,華語流行女歌手。

        2000年簽約華納唱片公司;同年6月9日發行首張專輯《孫燕姿同名專輯》在臺灣地區出道,并以專輯中的歌曲《天黑黑》成名,獲得第12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12月發行的第二張專輯《我要的幸福》入圍第12屆臺灣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獎。

        2003年初成立個人音樂公司“Make Music”;同年8月發行第七張專輯《The Moment》,其中包括電影《向左走,向右走》的插曲《遇見》。

        2004年攜專輯《Stefanie》復出樂壇,并憑此專輯在2005年獲得第16屆臺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2005年5月在”2005MTV日本音樂錄像帶大獎“中獲得最佳大中華藝人??。

        2006年4月憑借第九張專輯《完美的一天》獲得音樂風云榜港臺地區最佳女歌手、最受歡迎女歌手獎等獎項??。2008年7月憑借歌曲《逆光》獲得第六屆中國金唱片獎音樂錄影帶獎;同年8月獲得“2008MTV亞洲大獎”地區最受歡迎歌手獎??。

        2011年發行專輯《是時候》,獲得第17屆新加坡金曲獎最佳專輯制作人、最受歡迎女歌手在內的六個獎項??。2014年2月發行第12張專輯《克卜勒》并開展一連28場的“克卜勒”巡回演唱會??,憑借該作品獲得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全國最佳女歌手獎??。


      睽違3年多未推出正式專輯的天后孫燕姿,近年接觸繪畫創作的她,不斷在找尋新專輯的概念方向,上周環球音樂社交平臺發布一段《71Q’s with Sun Yanzi孫燕姿快問快答》影片,除了讓歌迷們看到燕姿私下親切可愛的一面,片尾更暗藏彩蛋,燕姿用一句話介紹自己的新專輯,她說:“《跳舞的梵谷》就是理智和狂歡并行,很精彩、很開心!”最后更清唱了一句新歌,讓歌迷們欣喜若狂!沒過幾天燕姿又接著曝光前導預告影片,連續三天的晚間11點鐘,每支影片雖然僅短短的幾秒鐘,但已牢牢緊扣著歌迷們的心

        《孫燕姿No. 13作品:跳舞的梵谷》是孫燕姿的第13號作品,將于11月9日正式發行。首波主打《跳舞的梵谷》更將于10月20日于數位全面推出,這首歌是燕姿從2014年收到這首demo時,就確定要當主打歌的作品;無論后來收到了更多首好歌,都沒有改變想法,許多畫面在初聽demo時便已誕生:一個色彩濃烈的空間,神秘的故事軌跡,狂舞的自己,這些都是在首次與歌曲相遇時就已架構好的瘋狂世界,或者說,她在初聽這首歌時,就已經播下了一個瘋狂的種子。孫燕姿表示,“理智與瘋狂一直是一種在我內心的掙扎。我常常想說,我不可能是單獨的,世界上一定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人,一樣被賦予一些些瘋狂的人。”



      孫燕姿的走紅有很多因素。首先是大環境:90年代末新世紀初正是華語樂壇最后的黃金期,那時候,老一輩天王天后還在出唱片:王菲、林憶蓮、“四大天王”...新人們還能冒出來摸摸“天王”“天后”的邊:陳奕迅、張惠妹、謝霆鋒、陶喆、周截棍啊不對周杰倫、王力宏、“臺灣四小天后”....實體唱片業還沒有被網絡徹底摧毀,選秀節目也沒有像現在紅遍大江南北。新人出道還是傳統的宣傳方式:MTV、電臺、打榜、通告...那時候,專輯銷量過百萬不是神話...而現在,我也只能像衰老的Solid Snake,抽一口雪茄道一聲:The world is changed...

      作為非創作歌手,從本質上看孫燕姿和陳奕迅一樣,是唱片工業的優良產品(“產品”非貶義)。我們所看到的“孫燕姿”,并非真正的她,而是包裝出來的她。當然,不同的“產品”有不同的定位,她的定位就是“女孩以上、女人未滿”,“雖然長大卻永遠成熟不了”的freshman。再配合她的骨感身材(咳咳...相反,轉型性感舞娘的蔡依林就得去隆胸(咳咳咳....孫燕姿的清爽短發、她的有別于悲苦大情歌的“清新抒情”風格歌曲,其實都是唱片公司的包裝效果。孫燕姿與梁靜茹的定位差別很微妙,勉強形容,就是孫燕姿更“超脫”,梁靜茹更“親民”。有趣的是,多年以后我才認識到這一點,卻已經心平氣和,而不是“知道真相眼淚掉下來”,大概一來我已成年,二來粉轉路人。

      歌手的“歌路”很重要,換言之,制作團隊尤其重要。李偲菘、李偉菘、包小柏、包小松功不可沒,他們在早期為孫燕姿貢獻了大量經典歌曲。回想一下“你最喜愛的孫燕姿歌曲”,大部分集中于前五張專輯,同時大部分是慢板抒情歌曲:零缺點、天黑黑、風箏、開始懂了、同類、綠光、逆光....我曾說過,華語流行樂壇的主流是成人抒情,孫燕姿的慢板歌曲算是成人抒情的變種,只是沒有傳統成人抒情歌曲的“苦大仇深”——梁靜茹相比之下就更“苦大仇深”——姑且稱為(生造詞匯)“清新抒情”吧。前三張專輯風格很統一:用清新抒情歌曲作主打,輔以其他非主打歌作風格小試探。《完美的一天》銷量不佳,一是唱片業大環境的衰落,二是隱退復出的人氣折損,三就是更換制作人后專輯變成“我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風格。用專輯同名曲作主打歌是幾個意思?!這種小清新完全有違她平常風格嘛。后來《逆光》老老實實的用清新抒情作主打,口碑才有回升。

      這么看來,連孫燕姿唱的都不是自己。制作團隊對歌手的重要性,可以舉個例子:張惠妹剛出道時有張雨生保駕護航,《姐妹》、《bad boy》、《一想到你呀》等歌曲區別于成人抒情,風格煥然一新。張雨生離世后更換制作團隊,她就去唱《我可以抱你嗎》、《別在傷口上撒鹽》這類標準成人抒情去了...歌手收回制作權看似是好事,但是如果歌手品位不佳,將專輯做成單曲大合集,那更是災難.

      孫燕姿作為“人靠歌紅”的典范,唱功夠用就行。雖然技巧一般,但是感情表達能力很好。極具辨識度的音色使她唱什么都不low,這就好比林憶蓮在《歌手》上翻唱完孫燕姿的《克卜勒》后,仿佛時光一下就倒流了……

      能讓我想到的并不是林憶蓮版本有多CD音,也不是2014年《克卜勒》專輯里,那個沉靜自持地唱著《天使的指紋》的孫燕姿,反倒是這段歌聲,會讓我想起只屬于我一個人的孫燕姿。



      后來燕姿登上了芒果臺《我想和你唱》的舞臺,和素人粉絲一起合唱經典曲目,那一刻,我們仿佛看到了時光的停滯,這個陪伴我們走過青春的短發女生,依舊是明媚的笑著,灑脫的活著,只是被她溫暖過的深深淺淺的青春歲月,卻再也回不來了。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