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城原創音樂聯盟

      【人物】吳彤:“跨界”是最理想的標簽

      財富堂FORTUNEART2021-06-24 10:17:12

      小編按:《FA財富堂》四月刊上,顧聞專訪了著名音樂人,吳彤。這也是我少女時期的偶像,后來大學時期玩搖滾樂團,一半是基于他的影響。他是如此具有魅力又特別的音樂人,讓我們從顧聞的文字里,去了解這個多面的吳彤。



      一個是優雅柔和的傳統民族樂,一個是熱情似火地現代搖滾.看似南轅北轍,但在吳彤的眼中,它們的結合并沒有什么特別,關鍵是看你敢不敢


      ?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曾幾何時,這段似曾相識的文字總能勾起我們讀書時代的回憶。但如今它卻再也不僅僅是被放置在課本中的詩詞鑒賞了,伴隨著激昂躍動的節奏,吳彤用他那略顯沙啞的嗓音將這首經典古詞唱了出來,鏗鏘有力的氣勢不僅賦予了傳統詩詞全新的生命力,更開啟了他自己的跨界音樂之路。

      ?

      /《吳彤們》講述生命的多面性/


      3月中旬,吳彤發表了自己時隔六年后的又一張專輯,不同于一般歌手的作品,他的這張雙專輯包含演唱《唱歌魂》和純笙演奏《音樂云》兩部分,而專輯也饒有意味地取名為《吳彤們》。坦白說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時,我還有點懵,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個概念最先是由姚謙老師提出來的,我當時聽到后覺得很有意思,就好像在提醒每個人生命的多面性,鼓勵大家試著去嘗試和關注生活的另一種可能。”吳彤說道:“人生并不應該僅僅停留在‘非此即彼’的狀態,未來還有很多種可能。”

      ?


      此次的《唱歌魂》中一共收錄了9首風格不一的作品,有民族化搖滾風格的新版《烽火揚州路》《將進酒》,深情的男女對唱《釵頭鳳》,也有城市民謠《我愛唱歌因為我寂寞》,節奏明快的流行音樂《Innovationis Fashion》,吳彤在不同的音樂風格里自由穿梭。很難想象有歌手可以同時駕馭反差如此巨大的不同種音樂類型,但吳彤卻偏偏做到了。他的聲音時而狂放不羈,時而寧靜深遠,給聽眾帶來無限的遐想,仿佛跟隨他開啟了一段又一段難忘的旅程。“聲音有畫面感”應該是對吳彤的音樂最恰當的詮釋了。

      ?


      而在另一張專輯《音樂云》中,吳彤又展示了自己高超的演奏技藝。他用“笙”這個簡單的樂器呈現出一片廣袤詩意和生命的覺醒力,包含了《鏡花水月》《云和》《陽關》《遠山》《WaterWay》等樂章,細膩的音符撥動著心弦,使人平靜,令人開悟。當我問及這張演奏專輯是否對聽眾的音樂素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時,吳彤立刻解釋道:“主要還是希望培養大家欣賞音樂時的心態。現在的人們大多習慣了快節奏的速食音樂,但純音樂是需要靜下心來體會的。不過也正是因為聽眾少,所以我才要去做這件事,因為我始終覺得音樂除了提供給大眾欣賞之外,還有著探索的意義。”懷著這樣的想法,吳彤非常用心地制作了這張純音樂專輯,據他介紹,每一首曲子都是他在冥想之后才萌發的音樂靈感,希望能通過優雅、節制的音符將“笙”所蘊含的獨特氣質傳遞給每一個人。

      ?

      除了專輯之外,吳彤還推出了同名書籍,通過文字的形式將所有已經經歷和正在經歷的人生一一呈現,重新檢視自己的音樂生命。收錄其中的44篇文章被巧妙地劃分進“笙音們”、“創作們”“朋友們”“往事們”“生活們”“旅途們”6個篇章。吳彤稱寫作是自己一直以來的習慣,平日里偶爾會有感而發地將對生活的點滴感受記錄下來。“這本書就算是我那么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吧。”

      ?

      / 出生音樂世家叛逆玩搖滾 /

      ?

      吳彤出生在北京滿清貴族音樂世家,五歲時就開始跟隨父親學習笙、嗩吶等各種民族音樂管樂器。因此與其說是吳彤選擇了音樂,倒不如說他們之間的緣分從一開始就是注定好的。

      「?這樣優越的成長環境,在一般人看來,未來的吳彤也理所當然地應該成為如父親一樣的民族樂大師、傳承人。




      但骨子里的不安分卻偏偏將吳彤引向了截然不同的音樂道路。“80年代的時候,我接觸到流行音樂,那時候就很喜歡鄧麗君的歌,覺得很好聽。但因為從小學習的是民族樂,所以對此也只限于欣賞,并沒有想去嘗試。”吳彤回憶起年少時的歲月。可能是因為那時正值叛逆期,民族樂相對安靜的神韻、簡單的節奏并不能讓他體會到青春的暢快淋漓,于是當搖滾樂出現時,吳彤瞬間就被那強勁的動律,肆意的吶喊所點燃。這無疑彌補了他在音樂中的一種缺失,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身體也會情不自禁地跟著搖擺起來。”

      ?

      于是在大學時代,吳彤選擇了用搖滾來釋放自己的青春。“在音樂學院的時候,雖然我的專業是傳統民族樂,但是閑暇時在琴房練得最多的卻是吉他,流行和搖滾歌曲,甚至還會為了校外演出而曠了考試。”吳彤大笑著說道。雖然用當時的眼光來看這似乎有些“不務正業”,但對于他后來的音樂發展而言,這段為了音樂拋灑熱血的歲月,無疑是彌足珍貴的。



      不過吳彤也坦言,他的這一選擇起初并未獲得家人的支持。“父親一開始是比較擔心的,怕我浪費時間,他還是希望我能成為一個民族管樂的演奏大師。所以當知道我在接觸搖滾時,就介紹了很多他的好朋友——民族樂的專家、藝術家來指導我。”吳彤回憶道,“不過那時候的我卻只對搖滾感興趣,并不愿意聽從父親的安排。所以當時我們之間的關系有點僵,我甚至還為此離家出走了一段時間。”不過,父親最終還是被他的努力和堅持所打動,逐漸放手讓他去開創自己的人生。

      ?

      1992年,吳彤在校內結識了有共同愛好的朋友周旭、趙衛等,并共同組建了“輪回樂隊”。大家時常利用課余時間聚在一起練習,交流心得。“當時大家都不知道該怎么彈吉他,就只能看著教材里的手型這樣練習。”吳彤提到當時國內的吉他教材并不多,搖滾愛好者們就只能反復拷貝資料,但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卻也成功地造就了第一批國內的搖滾音樂家。

      ?

      而至今仍被人所津津樂道的《烽火揚州路》的雛形就誕生于那個時期。有一次吳彤從學校回家的路上,心血來潮地哼了一段旋律,覺得還挺好的,就把它記錄了下來,想著空閑時再寫一段歌詞來配。正巧下午上課時,語文老師講到辛棄疾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我當時就突然有一種感覺,想要把這二者結合起來。”雖然沒有先例,但吳彤還是進行了大膽的嘗試,沒想到卻獲得了意外的成功。不僅在當年的音樂學院內風極一時,更讓他堅定了“音樂本是一家”,只要處理得當,傳統與現代也能擦出完美的火花。

      ?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新專輯中也收錄了最新版本的《烽火揚州路》,由原來輪回樂隊主音吉他手趙衛徹底重新編曲,動感與韻律更強。還特別加入了吳彤親自吹奏的嗩吶,平添了幾分硝煙戰火氣,凸顯出更多豪放派的熱情和精神,更貼近于這首宋詞原本的意境。而尤為重要的是,經過時間的磨練,吳彤的聲音少了年輕的尖銳氣,多了一份沙啞的蒼涼,高音更多、氣息更足,一貫而下,淋漓盡致,昭示自己與音樂宣示的能量,欲帶給聽者最大的感動。

      ?

      / 傳承中國傳統音樂文化

      實現更多的“跨界” /

      ?

      1999年,吳彤在美國密執安大學音樂學院舉行中國民族管樂器講座時,偶然結識了華裔大提琴家馬友友,最后成為“絲綢之路”樂團的核心成員之一。“那是一段很有趣的經歷。每次的排練地點都選在國外的一處群山之間,很安靜。和我在國內的狀態完全不一樣。”彼時的吳彤已經是國內家喻戶曉的搖滾明星,每天的行程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但在國外他卻能暫時回歸到普通人的生活,真正地沉浸入音樂的美妙世界中。

      ?

      “絲綢之路”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吳彤笑稱自己那時候每天都要面對不同的語言,雖然大家互不相識,語言也不通,但當演奏的時候,就能瞬間成為相知相惜的朋友。“這就是音樂的魅力,它沒有國界、語言之分。”吳彤感慨地說道,“如今這個樂團已經堅持了16年了,大家一直都在互相學習,共同期待創造出全新的音樂,而在這個過程中,成員們彼此的信任和理解也在不斷加深。”

      ?

      可能是源于對“絲綢之路”這種跨界的音樂形式的好奇和震撼,吳彤在2005年的時候成立了“喜鵲樂隊”,是國內第一支純粹意義上的跨界樂團。“‘喜鵲’的成員都有很多跨界音樂的經驗,目前主要是在國外巡演。我們希望可以借由自己的經歷把中國音樂表現出更多國際性的可能,并通過這個平臺將中國傳統音樂介紹給更多的國外觀眾。”吳彤說道。


      在“跨界”這件事上,吳彤從來都沒有停止過腳步。

      「他曾在2008年的時候為著名導演王家衛的電影《東邪西毒》配樂,針對八個主要角色,特別選取了八件樂器來代表他們。」


      “比如張學友飾演的北丐,在他第一次伏擊馬賊時,我用的就是中國的管樂器:管子,非常高亢嘹亮;大提琴則代表的是‘西毒’張國榮。”吳彤告訴我,他希望能夠通過這八件傳統的樂器營造出一種英雄氣概,更貼近于電影想要表達的那種氣質。

      ?

      2015年,吳彤受蘇富比的邀約,創作了微專輯《生命的風景》助力美術大師吳冠中的畫作拍賣。盡管這種“音樂+繪畫”的拍賣形式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但在吳彤看來這卻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繪畫是凝固的音樂,音樂則是流動的圖像,它們二者之間是可以相映成趣的。”因此,他花了很多時間去體會吳冠中的繪畫與音樂的共通點。“我很敬佩吳冠中先生的耿直,作為藝術家,他的這種風骨是非常了不起的。我在創作時,腦海中想象的是他背著畫架,和夫人漫步在山水之間,心中卻一直留有故鄉的影子。因此整個過程中,我都沒有用筆來記錄旋律,而是不停地用笙在演奏。漸漸地我發現自己一直在重復一段旋律——江南的一個曲牌,于是我就把它當成是對故鄉的一種思念,融入進作品《遠山》之中。”吳彤表示,吳冠中是以筆進行細膩生命感的書寫,而自己則用笙重現了生命中風景的溫柔與壯闊。這種新鮮的嘗試不僅獲得了藝術界的廣泛好評,更讓拍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刷新了9項藝術家個人世界拍賣紀錄。


      |吳彤發布新專輯《生命的風景》助力吳冠中繪畫拍賣 |


      |?2015蘇富比春季拍賣吳冠中作品專題,全場最高成交拍品《紅梅》|?


      盡管已經嘗試了那么多種“跨界”,但在吳彤的人生記事簿上還有很多的愿望等著去一一實現。

      他透露在今年將計劃做一張針對兒童的笙曲集,以兒歌形式為主,吸引孩子們的興趣。“任何一件樂器,如果想要傳承下去,那就必須受到孩子們發自內心的喜愛,而不是為了升學或者考級這種應試教育。”此外,他還希望能夠做一個關于“笙”的英語教學視頻,在網絡上免費分享,為那些想要學習這個樂器的外國人提供一個途徑,更好地了解中國傳統音樂文化。


      如今的吳彤變得越來越忙碌,工作,排練,創作,演出幾乎占滿了他生活中的全部,但他卻并沒有覺得這些是負擔,反而自得其樂。他坦言自己最理想的狀態就是“心里沒事,手上有書”,能夠非常自在地坐在椅子上曬曬太陽。因為在他看來,只有這樣才能聽見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聲音,給自己一段冷靜思考的獨處時間,再把它演變成一首歌或曲,讓更多的人能夠感受到其中的真誠和美好。

      -The?End-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