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消息 >我是怎樣在48小時內用大眾點評等工具APP約了4個男人

      我是怎樣在48小時內用大眾點評等工具APP約了4個男人

      • 發布時間:2021-02-18 09:36:02
      • 作者:互聯網er的早讀課

      數十萬互聯網從業者的共同關注!


      作者:?陳菲菲,作者授權早讀課轉載。

      公眾號:菲言菲語(ID:feiyanfeiyu-2016)

      編輯:早讀堂-Dva


      “我用過網易云音樂,約到沒啪,人長得太丑”


      2月13日凌晨,三里屯酒吧街上,我向一個頭戴潮牌帽子,穿著嘻哈的男生,問起你會用什么app約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情人節前夕,我們絞盡腦汁地想視頻選題,因為《胸大吾腦》跟互聯網生活方式相關,于是想到了做非常規約炮app體驗,聽到這個選題,我腦袋一下子嗨起來,跳到了另一個世界,那里充滿一切與情色相關的光影。


      說實話,做這個選題并不容易,因為要在48小時內,體驗8款奇葩約炮軟件app,并且要約到人進行偷拍。


      當然,不能真的被啪(如果長得帥也就另當別論了),這里面充滿著曖昧,也頗具挑戰。


      我自認為不是一個老司機,也不能算是叱咤在社交app里的高手。


      平時最常用的app就是微信,還有各種打車app,外賣app,基本可以定義成“不社交網絡用戶”。給你們看一下我的手機主屏,正如你所看到的,這就是真實的創業狗的世界。



      對于眾所周知的所謂約炮神器,幾乎沒有碰過,自我感覺在虛擬世界沒辦法真的約到,只能YY。


      非社交的app,甚至是工具類app,在我的認知里面,是更不可能約到了。深夜三里屯偶得的那個故事——有人在網易云音樂上約到了炮,讓我覺得特別神奇。


      于是我體驗的第一款奇葩軟件就是“黃易云音樂”。


      起初我的ID沒用真名,頭像也并不是女生,是一張貓的照片。


      我像平時一樣開始播放我愛聽的歌《fade》,隨意刷著榜單,時不時在“朋友”的菜單欄點擊“附近”,于是出現了好多陌生人,上面有他們正在聽的各種類型的歌曲。我隨意點進去一個離我200m的陌生人,頭像是一個戴著眼鏡有點裝X的藍孩。



      我開始say hi,過去5分鐘,沒有理我,10分鐘后,依然沒有人應答。我果斷放棄跟這個人繼續對話。


      本著一名老司機“漫漫約炮路,夜夜何其多”的心態,我決定把方圓1000m的陌生人全部騷擾一遍,結果仍然沒有人搭理我。


      這果真是看臉的社會,我換上了我個人頭像,雖然不是那么傾國傾城,但是至少是個雌性動物,這次很快就有了回復,是一個94年的程序猿S,還正在公司實習,從音樂切入感覺就是不一樣,我們的對話更像是兩個小騷年的曖昧暗號。



      聊到最后,相約在漫咖啡見面一起回家。晚上7點我提前跑到約定地點工體漫咖啡,手拿著一本書和gopro進行掩護偷拍,同事在遠遠的用攝像機進行”監測“。


      過了差不多10分鐘,一個穿紅色上衣,背著雙肩包的男生從遠處走過來,跟我打招呼順便說了句:“我們走吧!” 我直接說了一句:”剛才有朋友打電話,讓我等ta,我可能還不能走。”


      S很尷尬又失望:“ta什么時候來?”就在這時,假扮我女朋友的同事走過來對著我說:“這是你男朋友嗎?你什么時候開始喜歡男生了?”


      只見S一臉懵逼,然后我被“女朋友”拽到了外面。最后的結果可想而知,紅衣騷年默默的離去,我在沒有加他微信的前提下,在網易音樂上私信了sorry。


      從這次黃易云音樂的約炮來看,多多少少都是有點小清新文藝群體,略帶悶騷又內心狂躁。




      第二個體驗的是大眾點評。按照我以前的使用習慣是不會獨立下載app的,而直接在微信的二級菜單里面查找大眾點評。


      這次我特意下載了app,對于大眾點評的約炮體驗,講真,是蠻難的,因為它沒有像網易音樂的附近人的社交功能。


      我干脆用第三方微信直接登錄,關聯了我的微信好友,本著不能殺熟的原則,我只能在評論區守株待兔。


      我搜索到一家在公司附近的飯店,點開進行評論,因為很久之前吃過,也沒有曬美食的習慣,所以在評論的時候沒有發美食的照片,但是文字還是寫得蠻認真的。


      寫完以后我就開始了無盡的等待,大約過了6個小時后,晚上9點半,我的大眾點評消息欄里有了提示,有人回復了我的評論,但是很失望是個姑娘。


      頭像是一個小baby,看起來像個寶媽,點進她的個人空間,里面有各種各樣的她對美食的評價,也看到她跟其他人的互動。


      感覺大眾點評的評論區也是蠻神奇的,我也嘗試著給別人的評價進行回復。


      在一家日料店我點了進去,看到一個名字叫“取名字這種事情真是太難了”的人,個人資料是男、水瓶座、北京。



      我在他評論的地方開撩,果斷把微信要到了手,他答應晚上來找我給我做夜宵吃。我在工體預定了一間酒店公寓,事先訂了菜,還特意準備了電火鍋,把酒店布置得像家一樣。


      凌晨12點半左右,他貌似有戒備心地給我發消息,讓我去他定的酒店。看來約炮這種事情是一種心理的博弈,我當然沒有答應,開始軟磨硬泡,給他各種想象空間,最終他還是答應我來找我。


      凌晨1點左右,他敲開了我的房門。他是一個看起來打扮得有點潮的男生,從他身上感受到濃濃的約炮氣質。


      我有點緊張和驚訝,如果不是錄節目,我是不會做這種高危的事情。


      好在同事們在門外隨時準備進來(其實是為了整蠱他),從他進門的2分鐘開始,我的第一個男同事拿著鮮花進入房間,他有點不知所措;過了5分鐘,我的女同事也緊隨其后,后腳我的另一個同事提著一袋子零食來了。


      他有點尷尬:一會兒不會還來人吧?我快笑場地說:應該不會了,哈哈哈哈。


      整個過程尷尬而又緊張,如果暴露后果不堪設想,好在這個男生略帶憂傷而又識趣地結束了這次“約啪”。


      大眾點評上評論區的互動,本質上是為了提升相關店鋪的各項服務品質,但總歸有人的地方就有炮在,雖說約炮的困難程度遠大于黃易云音樂,在評論互動中總能感覺到雄性與雌性交融的信息。




      第三款是最近異常火爆的“假裝情侶”APP,鹿晗跨界組建基金,投資的第一個項目,但是被各路媒體封為“色情”軟件。


      我好奇地下載了這款黃色界面的app,下載完后,開屏slogan是“像呼叫專車一樣呼叫情侶”,讓我想起來了我之前做了一期選題:滴滴一下,馬上挨炮。


      在菜單欄里分別有假裝情侶、一起嗨、社團、貴圈、我的資料等功能,在假裝情侶這一欄中,分別有大房、二房、三房、四房。



      這個功能讓我瞬間想到了舊社會的一夫多妻,當然不論男女都可以有四房,可以隨機匹配,也可以在線配、條件配。


      為了快速完成任務,我決定隨機配,不一會兒“四房太太”都滿了,匹配過來的用戶大多都是沒有真實頭像,看起來都是為了在二次元世界尋求刺激而隱藏身份。


      “大房”聊天的第一句話是:“聊污的嗎?”我被這種直接搞得措不及防,很自然地回復:怎么個污法?于是你就看到了以下的聊天記錄。



      這種聊天的模式更像是“文愛+phone sex+SM”,我拒絕了他文愛和發圖聊騷的需求,但是仍然不能阻擋他宣泄的欲望,小黃圖蜂擁而至。


      在這個app里,很多用戶不會輕易選擇和你現實見面,他們常常說教:只網聊,不現愛。我突然會想到他們在真實世界里西服革履,談吐得體的樣子。對于假裝情侶APP上的用戶請求真實見面的話,我也不會輕易答應。


      仿佛在這款app上只有欲望,沒有其他。在社團這個功能欄里“聲控”的群組人數較多,因為只能語音聊騷,所以用戶大可不必忌諱我是誰or你是誰,女生發帖比例較多,仿佛應了那句話:女生比男生更為情色,在這種虛擬世界更容易解放天性。



      如如果真讓我使用這款APP,也只有選擇午夜,沒有其他時段,如果男生長期使用的話,估計都得腎虛。




      第第四款我體驗的是keep,keep并不是我常用軟件,他們的slogan“自律給我自由”卻影響我很多,是治療睡懶覺和拖延癥很好的雞湯。


      這款app是健身達人與肌肉男的聚集地,我初次使用并不太了解功能,但是以約炮為目的,我還是去了“發現”功能欄里的小組,加入了“挑戰平板支撐”。


      正巧遇到一個名兒叫“我是你的muscle男”發了一張秀肌肉的圖片,配文是:有沒有喜歡肌肉男的mm?



      我立刻上前進行勾搭,想讓對方教教我。誰知道muscle男很熱情加了我的微信,我害怕他是某健身房的托兒,不讓他看我的朋友圈,然后他主動約我見面,我順勢把他約到了我租的公寓,安排我的女同事與他見面。



      因因為沒有用真實頭像,估計也不好區分,可是見面后發現對方是照騙,沒有muscle,有些瘦弱,第一句開口就讓同事去洗澡,muscle男正準備脫衣服的時候,我另一個男同事出現,冒充她的男票,才讓這場約炮結束。




      在這次48小時體驗4款奇葩約炮軟件的過程中,深刻感覺到,是女生到哪兒都得挨炮,你談或者不談,“約炮”都在那里。


      某些人以為“眼不見為凈”,不過是不愿面對現實,在虛擬的社交網絡里,多數都是顯露出人性中的貪嗔癡,多元化的文化也讓我們對兩性關系,有了新的認知。想起兩性學家李銀河說過,未來的婚姻終將消亡,婚姻關系將不會再出現一對一,滿足于性的需求不再依附與婚姻關系,并且提出了開放式婚姻。


      移動互聯網仿佛又在加速這種婚姻制度的瓦解,讓人有更多的方式去滿足性與愛,并且以非社交類APP的約炮玩法。


      在玩膩了常規約炮軟件后,這仿佛是約炮APP中的一股清流,讓我們學會了優雅地約啪,讓約炮這種“直接”的事情,蒙上了一層輕紗,看似美好,其實還是滿足了動物的本能。


      我個人不排斥約啪,因為這本身就是跟人性在較量,而我們又不得不接納人性,但是我總是在體驗這些APP時候想到木心的詩《從前慢》:“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


      從前的鎖也好看 ,鑰匙精美有樣子 ,你鎖了, 人家就懂了” 而如今快捷的社會節奏,不斷迭代的互聯網產品,讓我們不得不快馬加鞭,總覺得缺失了什么,作為90后的我,是互聯網的用戶,而95后、00后是移動互聯網原住民,也許是他們真正開啟了下一個次元時代,但開啟新時代的同時,是否已經做好面對科技給我帶來的一切準備了呢?


      答案看似不得而知,而我們每個人貌似又心知肚明。




      優秀人才不缺工作機會,只缺適合自己的好機會。但是他們往往沒有精力從海量機會中找到最適合的那個。

      100offer 會對平臺上的人才和企業進行嚴格篩選,讓「最好的人才」和「最好的公司」相遇。?

      掃描下方二維碼,注冊 100offer,談談你對下一份工作的期待。一周內,收到 5-10 個滿足你要求的好機會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